美文日志
原創美文
經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隨筆
網絡日志
心情日志
傷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經典文章
人生哲理
勵志文章
傷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愛情故事
散文詩歌
經典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隨筆
現代詩歌
經典詩歌
贊美詩歌
詩歌鑒賞
微小說
經典微小說
傷感微小說
愛情微小說
感人微小說
浪漫愛情
耽美同人
輕小說

食物

時間:2015-07-20 來源:原創 編輯:琉璃苣女孩 閱讀:

斗破苍穹之唯我独尊 www.bqskp.icu   他還在我身體里馳騁,氣喘吁吁的時候,突然問我道:“今天你想吃什么,烤肉還是燉肉?”

  我想了想,昨天吃的是干鍋辣椒肉,今天若是吃烤肉,未免太上火。

  “還是燉肉吧……最好用蘿卜。”

  “好……既然你這樣要求……”他微笑著從我身體里拔了出來,明明已經射了三次,他那話兒居然還屹立不倒。

  我和他的開始……或者根本不能稱為開始,應該說,那是一個噩夢。

  我的本職是一個警察,而他,是一宗連環殺人案的重大嫌疑人。

  我們在一次報警中,來到他過去曾經居住過的一個小院,從后院挖出大量后來證明是人類骸骨的骨片。從這些骨片上檢查出數種調料及烹飪加工過的痕跡,這直接所指的結論讓大家毛骨悚然。

  房子是主人私自出租出去的,那個人留下的表明身份的證據全都是假造。

  在房主的描述下我們繪制出這個男人的大概相貌。但由于房主除了收房租時和他接觸外,對他平時的生活習慣完全一無所知。而這個人顯然十分謹慎,在這間屋子里,幾乎沒有留下任何和他相關的線索,除了那堆骸骨。

  而那堆骸骨的身份,我們也一無所知。

  心理學家的側寫的結果表明,這個人大約三十歲左右,生活寬裕,行事極為嚴謹,有點憤世嫉俗,可能具備一定醫療方面的知識,對烹飪則頗有心得。

  我們已經廣泛發出通緝令,不過這個人的身份始終是石沈大海。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我們手中掌握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不過這樣的習慣性殺人犯,不可能永遠沉寂下去,他若再次犯案,終究有一天會留下馬腳。

  只是想到不知又會有多少人遭到他的毒手,我們心里都有些沉重。

  我和他相遇,是在一個昏暗的小酒吧,那天天氣很好,李笙在局長的介紹下和一位高官千金相親,被手中這起無頭案逼的快要瘋掉的我,想嘗試一下借酒澆愁。

  他從黑暗中緩緩走來,替我結帳。

  即使是有了三分醉意,我又怎么會不認識自己天天面對的這個人物?

  雖然面對的只是通緝畫像。

  “你愿意到我家去么?”他大約以為我已經爛醉如泥,對我發出邀約。即使是做戲,我身上“那種人”的氣味,真的如此強烈?我不禁苦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乘他不注意給李笙發了個短信,然后冒險同他回家。

  我不得不承認,這場賭局,我輸了。

  雖然有防備,還是被他在上車的那一刻出手打暈了我,等我醒來的時候,我躺在床上,四肢無力,看來是被他注射了肌松藥物,而他剛剛在我身體里宣泄了欲望。

  “寶貝兒……我一開始就知道你是什么人,本來想就這樣將你殺了,不過……我想我是迷上你了,所以我改變主意了。”他薄而性感的唇在我眼前一開一合。此刻的我,就如同案板上的魚一般,只能任他宰割。

  他冰涼而細長的手指在我赤裸的身上滑過,如刀切割著我的皮膚,激起一串雞皮疙瘩。

  “我不會殺了你,我還會讓你和我分享我的最愛……”他的瞳孔中閃爍著狂熱,讓我不寒而栗。

  第一天的主菜是用蓮藕燉煮的我的腳,據說是以砂鍋為器,文火煲煮了四個小時,湯濃郁且雪白,一端出來滿室都芬芳四溢。

  我看見他為我盛放在面前的那一碗,無法言喻的恐懼和惡心讓我將胃里殘留下的東西吐的一干二凈,甚至還吐出了膽汁。

  他捏著我的鼻子灌了我一碗湯,不在乎下一刻我立即就將它們全數吐出。

  收拾完之后,他再給我注射了肌肉松弛劑,然后就是接近瘋狂的做愛。

  第二天的主菜是鹵制過的我的手,紅亮誘人,據說是他獨特的制作方式。

  如果那是某種動物的爪或者蹄,絕對無論色、香還是味,都絕對能令人食指大動。

  但那是我的手,它們甚至還保持著我的手的原貌,沒有被他分割開來。

  我的胃里已經什么都沒有──除了他的精液,所以這次吐出來的東西,比第一天少了很多。

  然后是第三天……第四天……

  我的身體漸漸殘缺,漸漸虛弱,他倒不以為意,每天用餐的時候照樣將我放在他的對面,讓我看著他將我的肉體一點點吃光。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是靠靜脈營養維持著生命。

  瘋狂像癌細胞一樣,漸漸侵蝕了我的大腦,使我變得麻木不仁──或者這是他天天為我注射的麻醉劑造成的,也為可知。

  我開始嘗試進食,和他一起分享我的血肉。僅僅是靜脈營養已經不能維持我身體的需要,現在我的意識中只剩下本能──活下去的本能。

  我的任務和責任,我來這里的初衷……還有李笙,都已經被我掩埋在腦海深處。

  我開始和他討論每天的菜式,選擇自己喜歡的食物,然后他會一口口喂給我。

  我們的生活,僅僅剩下吃和性而已。

  我的手臂和右腿已經被我們全部吃光,現在左腿,也就只剩下大約四五天的份額。

  他又將他那套工具取來,在我左側大腿根部注射麻醉劑,待幾分鐘之后,熟練的切開皮膚,鉗住血管,很快便分離出一塊肌肉。痛倒不會痛,不過看著自己身體一部分變成食材,實在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

  他俯下身,用舌頭舔舐著我新鮮的傷口,一臉癡迷。

  我嘆氣道:“這樣太臟了,你還是趕快消毒縫好吧。”

  最后一天……

  其實一切都還和平時一樣,只不過他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瞪著眼倒了下去。

  不知是他平時麻藥吸的太多或者是他本身有什么疾病。

  但這和我沒有任何關系。

  我只知道一件事。

  如果他死了,我豈不是要活活餓死?

  為了固定我的身體,他一直在用餐時用軟繩將我捆在椅背上。

  我花費了一天時間掙脫了這個束縛,又花了半天時間蠕動到他的身體面前。

  他還有微弱的呼吸,不過他已經快死了。

  這是新鮮的血肉……對又累又餓的我來說,他是多么誘人啊!

  我咬住他的頸動脈,慢慢的,有血噴射到我的口中。

  腥咸且甜美,滋潤了我干渴的喉嚨。

  過了四天……還是五天?

  他的肉體吃起來已經有些僵硬,口感也變得很差。

  有急切的敲門聲傳來,有人在外面大喊:“王先生,你在里面嗎?你屋里什么東西這么臭?”

  太好了……

  “這里有死人……”我竭盡全力的叫道,聲音嘶啞的自己都覺得驚異。

  外面安靜了,大約一個小時之后,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里面是什么人?我是警察。”

  是李笙……他的聲音就是不用看見他我也能認出來,不過,今天似乎透出濃厚的疲憊?

  我笑了,他若看見我如禽獸一般,躺在尸液和血跡之中,靠啃噬別人的腐尸茍延殘喘,不知會作何感想。

  有時候,活下去,其實比死更加艱難……

  (END)

  •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最新評論
    最近熱門人生哲理
    隨機推薦人生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