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創美文
經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隨筆
網絡日志
心情日志
傷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經典文章
人生哲理
勵志文章
傷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愛情故事
散文詩歌
經典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隨筆
現代詩歌
經典詩歌
贊美詩歌
詩歌鑒賞
微小說
經典微小說
傷感微小說
愛情微小說
感人微小說
浪漫愛情
耽美同人
輕小說

謎樣的女人,謎一樣的女人

時間:2015-09-13 來源:原創 編輯:忘年戀 閱讀:
  楔子 紫藤下的女人
 
  一個高大又英俊的男人,他背著竹籃,目光不斷的在山中逡巡著,不知為何,最近家運非常不好,父親接連的被貶官,讓他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不得不為了生活到山中采山蔘去換錢。
 
  明朝腐敗,宦官當道,他們這些游牧民族在朝為官的,沒有賄賂宦官是絕混不下去的。
 
  他的爺爺和父親、叔伯們,瞧不起媚上的宦官,所以拒絕討好與送禮,因為太監不是男人,卻暗示他的長輩獻上美女,把一個女人送給不是男人的太監當玩物,這是缺德!
 
  父執輩們,硬生生拒絕,卻沒想到被宦官陷害,爺爺被殺而父親貶官。
 
  家里經濟相當的困難,沒辦法之下,只好在白山黑水中找尋換錢的植物了。
 
  唉。
 
  少年英俊的五官皺起來了,他邊找邊嘆氣。
 
  最近都找不到山蔘,唉,他漫無目的的走著,發現不遠處有很多漂亮的紫藤花,他很訝異這里有這么漂亮的花樹,于是,他驚嘆的走過去,伸出手去摸那一長串如蝴蝶般的花。
 
  正當他失神的看著這些紫藤時,有一個女人,是一個美麗又擁有白皙肌膚的女人出現在他面前,那個女人的身體用著一塊白色的布包裹著身體,就在這時,那女人朝他跑了過來。
 
  少年傻了,那女人是個大美人,比葉赫部落的女人還要美,那女人肌膚相當的白,可是她的臉色非常的緊張,可他沒看到有人追她。
 
  一個女人全身濕漉漉,身體用白色大毛巾包裹著,她為了閃避敵人的攻擊,她躲避的翻滾在地上,可很奇怪,她不是在家嗎?
 
  她聞到花香,然后發現自己在紫藤花下,她先是一愣,怎么是草原???
 
  草原有紫藤?
 
  這不是臺灣的飯店嗎?
 
  她看到一個少年,非常的高大、英挺,他穿著平凡可是難掩身上的不凡氣質,她站起身來看著那個少年。
 
  現在是要問路嗎?
 
  問那個小帥哥,有點像日本藝人橘慶太耶,可是這一個少年五官很深邃,眉宇間不太像擁有大和魂的人,倒有點英雄氣質。
 
  她最愛帥哥了!
 
  雖然小了點,呵呵。
 
  讓跳針的姊姊問路吧,嘿嘿嘿,本來想優雅的過去,可是,突然看到憑空出現的敵人,她愣了一下,就開始往少年方向跑。
 
  碰!
 
  槍聲開始響起,她不解那少年為什么不怕槍聲?可是她沒時間追究,所以她拉著他跑。
 
  少年被一個謎樣的女人拉著跑,來不及思索這么美的女人為什么被追,更無暇去想那些人從哪冒出來的,他就是乖乖的跟著女人跑。
 
  兩人跑到瀑布里的山洞躲藏。
 
  女人戒備的聽著那些敵人的聲音從近到遠,她謹慎的等到那些腳步聲聽不見后,她才松了口氣的靠著山壁滑坐下來。
 
  少年看了松了一口氣的美人好奇的問,“他們為什么追你?”
 
  她松了口氣,用手當梳子杷了杷濕答答的頭發回答他,“......因為......我是大美女,他們得不到我,所以只好毀了我!”她開玩笑的說,可是很注意有沒有腳步聲。
 
  少年信以為真,他也緊張起來的說,“我知道有個地方安全!”
 
  她一愣,這小鬼也太老實了吧,哈哈,可是她不想澆他冷水,“好啊,不過......你是原住民???”話說這里是哪???有瀑布的地方......在臺灣只有十分瀑布?呃...,她地理不好,不過她明明在圓山飯店,為什么......會來這里呢?
 
  原住民?他聽不太懂,歪著頭認真的問,“什么是原住民?”
 
  “就是原本就居住在此的居民......吧。”她回答得很心虛,老實說......臺灣人...不,地球人都聽得懂原住民,為什么這小鬼要問???
 
  少年笑了,“我是,對了,我叫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哦,在臺灣只有原住民名字才會這么長,她笑了笑,“喔,那你哪個族???”
 
  “我?”他一愣,哪一個族?問的是哪一個部落嗎?他看著用著無心機的語氣回答,“愛新覺羅氏。”
 
  “愛新覺羅?喔,我是在哪聽過???”奇怪,愛新覺羅這四個字很耳熟。
 
  少年驕傲的告訴她,“就是建州左衛都指揮使,我們是旁系。”
 
  “我知道陳建州是黑人,指揮使?你家是交通部的喔?唉呀,我跟你說,我的e Tag還沒裝,唉。”最近太忙了......。
 
  “???什么交通部?”少年聽不懂得看著她。
 
  “就......算了,這里是哪???”她是夢游是不是?這是哪?
 
  “黑龍江。”
 
  “???”黑龍江?不會吧,她在臺灣耶。
 
  女人的驚恐表情活像見到鬼。
 
  少年搔搔頭,“你迷路了嗎?”她的表情好像找不到回家的路。
 
  “......對啊,我都快跟政府申請防走失手鏈了,黑龍江?我的天啊,我不用搭飛機也可以來喔,還是翻滾耶,那我回臺灣要出一本書,叫做翻滾吧,黑龍江,等等,你剛剛說你叫什么?”黑龍江?努爾哈赤?
 
  少年認真的再說一遍,“努爾哈赤!”
 
  “那個......皇太極是你的誰?”感覺皇太極跟他很熟。
 
  “不認識!”少年搖搖頭。
 
  “康熙呢?”
 
  “不認識!”
 
  “雍正呢?”
 
  “那誰???”
 
  “血滴子,一個人頭十兩那個。”整個和少年聊起來了。
 
  努爾哈赤臉上有著疑惑,她說的是誰???“不知道!”
 
  女子繼續問,“那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他臉紅了不敢看她。
 
  女子不解他干嘛,可是好一陣子她才發現自己事業線露出來了,她笑了,“很多女人靠這里發達,你就外行了!”哈,這家伙太可愛了吧。
 
  “發達?女人的胸部不是用來喂奶的嗎?”努爾哈赤很認真的說。
 
  女人擺擺手,“你很老派耶,算了,喔,我叫傾澄,傾國傾城的傾,或者是傾家蕩產的傾,澄,就是澄子的澄,或者是黃金黃澄澄的澄。”
 
  “你是漢人???”他驚訝的說。
 
  “我是臺灣人!”
 
  “港灣人?”
 
  “臺灣、臺灣?。?!”
 
  “大灣?”
 
  “臺客的臺?。?!”
 
  “抬起來的抬?”
 
  “臺北的臺?。?!”這家伙耳朵是......。
 
  “那是哪?”努爾哈赤沒聽懂的問。
 
  “就你黑龍江下面的深圳,然后地圖深圳的右邊。”她很認真的比劃解釋。
 
  努爾哈赤疑惑加深,整個很認真且具有促膝長談架勢說,“黑龍江下面啊......深圳在哪?”
 
  “就臺灣隔壁。”她比了比。
 
  “所以你是少數民族?”努爾哈赤下了結論。
 
  “你才少數民族!”傾澄瞪了他,被少數民族說少數民族......。
 
  “臺灣我沒聽過??!”
 
  “我還想說你黑龍江沒有龍咧!”這家伙是怎樣?
 
  努爾哈赤笑了,可下一瞬他就變臉了,因為傾澄的身體變透明了,他下意識要去抓,可是卻穿透她,“傾澄??!”
 
  她本人也一愣,這怎樣?變透明人?她驚訝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快找牛魔王跟你一起看上帝!”
 
  “???你屬牛?”
 
  “你才屬牛?。?!”說完這句,傾澄就消失了。
 
  努爾哈赤一愣,“傾澄?”
 
  她是紫藤精嗎?對了,紫藤?。?!
  •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最新評論
    最近熱門浪漫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