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創美文
經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隨筆
網絡日志
心情日志
傷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經典文章
人生哲理
勵志文章
傷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愛情故事
散文詩歌
經典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隨筆
現代詩歌
經典詩歌
贊美詩歌
詩歌鑒賞
微小說
經典微小說
傷感微小說
愛情微小說
感人微小說
浪漫愛情
耽美同人
輕小說

誓言之吻 上

時間:2015-07-04 來源:原創 編輯:牽愛 閱讀:

斗破苍穹之唯我独尊 www.bqskp.icu   英俊驕傲的年輕律師雷希在路邊搭訕了個女孩,跟隨她去工作的酒吧,卻意外發現神秘的酒吧老板杜克是一個傳說中的不死生物--吸血鬼!雷希無法克制的受杜克的強悍壯美所吸引,想要成為吸血鬼,甚至不惜設下計謀... 只是,最后真正受傷的人會是誰?

  1. 命運

  --------------------------------------------------------

  下班時分,街道旁的整排巴士的等候椅上,只坐著一個深金色卷發的女孩。她放下手中的外帶炒面,注意到對街有個男人正在看著她。

  男人和她四目相對,卻沒有尷尬的離開,反而大方的一笑,向她走來。

  “我經??醇闋謖飫锍遠?。”男人微笑對她解釋。

  他有著一頭柔細的淺棕色短發,斯文英俊的相貌,一雙天藍色的迷人眼睛。當他笑起來時,鼻尖會微微皺起,那雙眼也會彎成溫柔的弧線……讓他的笑容彷佛帶著魔力般使人感到溫暖。

  而且他還穿著筆挺合身,質料高級的西裝,她卻套著一件不起眼的陳舊大衣。

  她垂下頭,臉上有點發熱。

  畢竟坐在公車等候椅上吃著炒面,并不是一個和這么帥的男人邂逅的好時機。

  “我每天下班都會經過這里。”男人又說,他的聲音也非常悅耳,溫柔的男中音,有些沙啞的磁性。

  “看著你吃東西的樣子,不知道為什么,就覺得很愉快……我一直想找機會來跟你說話。”

  她吞下炒面,清了清喉嚨,一邊希望自己嘴巴沒有發出甚么奇怪的味道。

  “呃,聽著……”她結巴的想著要說甚么。

  “我的名字是雷希·麥克布萊爾,可以請問你的嗎?”男人用他充滿魅力的笑容打斷她。

  “……蘇絲·帕克。”她勉強對他一笑,然后匆匆站起身說:“抱歉,麥克布萊爾先生,也許你是剛下班沒事,但現在正好是我要去上班的時候,我沒有時間聊天。”

  雖然她心中的確覺得有點可惜。

  “請叫我雷希。”男人用禮貌的態度強調。“上班?你在哪工作?”

  蘇絲咬了咬豐滿的嘴唇,猶豫了幾秒,還是搖搖頭。

  “我想你最好還是別知道。”

  “為什么?”雷希追問,并且擋住蘇絲的路,但又迅速退開半步讓她不至于感覺受到威脅。

  蘇絲倒是沒想到這外表英俊無害的溫柔男人,事實上還頗強勢的。

  “我在一間酒吧當侍女。”她給了他答案。

  “我喜歡酒吧。”雷希面帶微笑的暗示。

  “那間酒吧不適合你。”蘇絲還是搖頭,繞過雷希往前走。

  雷希追了上來,不放棄的繼續說:“你還不了解我,怎么知道不適合呢?”

  蘇絲停下腳步,轉頭望著他,一手抓住他的領帶說:“那里不適合穿西裝的男人。”

  雷希凝視著她,然后面帶微笑的把領帶松開、拆下,連同西裝外套一起脫下,隨手往路上的垃圾桶一扔。

  “沒有西裝了。”他攤開手,解開襯衫最上面的兩顆扣子,彷佛瞬間從斯文的好男人變成一個狂野的好情人。

  蘇絲不禁也泛起笑容。

  “好吧,我帶你去。”她靠近雷希,表情變得認真說:“但是你要小心,別太惹人注意,除了我以外別和其他人說話。”

  雷希望著她輕聲說:“我也不想和除了你以外的人說話。”

  蘇絲的臉不禁又有點發熱。

  她領著雷希沿著街道走了一段,拐進一條窄巷,然后走進一個像地下道之類的地方。旁邊的行人漸漸變少,墻壁上開始出現涂鴉,角落躺著流浪漢……雷希暗暗皺起眉頭,但他沒有讓蘇絲看見。

  最后蘇絲繞進一個陰暗的狹路,兩邊都是窗戶內沒有任何燈光的舊大樓。

  雷??醇飼懊嫖ㄒ簧亮戀囊桓魴≌信譬ぉ?ldquo;銀彈”,用白色的霓光燈排成,不知道是壞掉還是故意設計的,不停的閃爍。

  蘇絲帶著雷希推開那扇厚重的雙頁大門,里面光線很暗,地上鋪著深色地毯,空間比雷希想像的大得多,裝飾也和外表的殘舊不同,相當華麗。

  走道盡頭又是一扇黑色大門,門口還站著兩個高大守衛。

  可能是從事夜間工作很少看見日光,這兩個守衛蒼白的可怕,用無神的雙眼瞪視著雷希和蘇絲。

  蘇絲毫不在意的笑著和他們揮手打招呼,然后領著雷希通過。

  雷希有點緊張,擔心這兩個嚇人的守衛會突然伸手攔住他,但并沒有發生。

  雷希順利的進了這間神秘的酒吧。

  黑色大門在他進入后自動緩緩合上,這里的光線稍微明亮一些,剛好足夠讓人欣賞到墻壁上那些精美的畫像。整體風格有點像是維多利亞的古典美混合一些歌德式的黑暗,再加入現代的龐克元素……而又更粗曠一些。

  正中央的后方有個迷你舞臺,現在上面正有一組全女性的樂團演奏著緩慢的抒情搖滾樂。吧臺位于內側,相當寬敞,雖然只有一個酒保在服務但卻占了1/3的空間,后方架子上有著豐富的杯具和藏酒。

  桌子反而不多,沒有舞池,沿著走道邊排列著大約10張上下,角落有五六間用深色厚紗與絲絨簾幕隔成具有隱蔽感的小型包廂。

  這里與其說酒吧,不如說更像是私人俱樂部。

  雷希著迷的望著四周,深深被空氣中彌漫的神秘感所吸引。

  可能是現在夜晚才剛始,客人相當稀少,只有四五人散坐在不同的桌子,看起來都有著和門外的守衛一樣的蒼白無神感。

  蘇絲拉著他到吧臺,選了個最邊緣的位置給他。

  “待在這里,我去換衣服。”她壓低音量說。“記得別跟其他人說話。”

  “我可以至少點杯酒嗎?”雷希為她的緊張而輕笑起來,指著酒保故意徵詢她的同意。

  “好吧。”蘇絲轉頭叫那個削瘦的酒保:“多米尼克!”

  酒保走過來,好奇的打量雷希。這酒保就像普通人一樣,沒有那么蒼白,相反的,他有著一身漂亮的棕色皮膚。

  而且也顯然活潑多了,這讓雷恩感覺輕松不少。

  “蘇絲,他是誰?”叫做多米尼克的年輕男人問蘇絲,眼睛卻一直盯著雷恩。

  “一個朋友,幫我照顧他一下。”蘇絲說完就走開,雷??醋潘囈杼ㄅ員叩男∶?。

  “我沒見過你,你和蘇絲認識多久了?”多米尼克的問題拉回他的注意力。

  “差不多快一小時了。”雷希又露出他那迷人的笑容。

  多米尼克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說:“才一個小時她就帶你來這里?”

  雷希但笑不語。

  他一向對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

  事實上,雖然蘇絲有看出一些,但雷希遠比他表現在外的還更有自信。

  他出身于不甚富裕的家庭,童年間也沒有發生甚么特別幸運的好事。但他一直很努力,熟知自己的長處并且靈活的運用,以全額獎學金進入長春藤名校。在校期間他不僅成績優秀,而且還取得了很高的人望。

  他是學生聯盟主席,而這職位通常都只有雄厚家世背景的上流子弟才能取得。畢業不過2年,他就已經進入了全國數一數二的律師公司,沒有靠任何關系,純粹是他的實力。雖然現在還是新人,但他非常有信心在10年內取得合伙人地位。

  他沒有欺騙蘇絲,他真的覺得這個總是坐在公車等候椅上吃著炒面的女孩非??砂?,而且有著一股特別的氣質。

  但他不否認自己的追求帶著一些技術性的謊言,并不是全然出于真誠。

  他只是想證明自己可以得到任何女人的青睞。

  “一杯馬丁尼。”他微笑,抽出一張百元大鈔壓在吧臺,表示他不需要任何特殊“照顧”。

  多米尼克露出古怪的笑容,為他端上清澈的調酒,里面滾動著綠色的橄欖。

  雷希啜飲著酒,一邊懶洋洋的掃視著周圍。

  沒多久,他就看見蘇絲回來,換上了一套黑白色的女侍服,還畫了淡妝,清秀的五官變得更優美。

  他用滿意的微笑迎接蘇絲。

  “你們聊的愉快嗎?”她問。

  多米尼克聳肩走開,雷希故意回答:“你不是叫我不要和你以外的人說話?”

  “而你真的這么聽話?”蘇絲被逗笑了。

  兩人愉快的聊了起來。

  蘇絲只有在其他客人揮手時才暫時離開。但隨著時間越晚,客人漸漸變多了,蘇絲也越來越忙,沒辦法再和雷希聊天。

  無聊的雷希觀察周圍,發現那些有著蒼白臉色的客人們都被其他異常興奮的人包圍著,幾乎可說是狂熱,不停的發出尖銳的笑聲和叫喊。

  音樂也漸漸變成重節奏的快歌,氣氛熱了起來。

  雷希驚訝的發現竟然大部分的男女都開始了熱烈的擁吻,甚至男人與男人,女人與女人……摩擦、愛撫,然后許多對進入了有著簾幕的包廂……

  雷希不禁也開始感覺呼吸沉重,他身上的燥熱并不是來自喝下去的酒精,而是空氣中彌漫著的強烈欲望氣息。

  他以往也經歷過瘋狂的性愛派對,甚至公開性愛的俱樂部……但是這里有某種不一樣的感覺,格外不同……

  他不禁在興奮中感受到微微戰栗,眼神在人群中找尋蘇絲的身影。

  他很快找到了,但他發現那是因為蘇絲身旁的人,強烈的擄獲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個非常高大的男人,黑色襯衫和長褲包裹著寬大瘦長的骨架,淺金色的半長發平貼在腦后,深邃的五官帶著明顯的北歐人特征,當他抬眼望向雷希時,那雙冰藍的銳利雙眼里所包含的冷漠,幾乎讓雷希感覺體溫瞬間被抽走。

  雖然相隔10公尺以上的距離,那人散發的魄力卻像是近在眼前一般。

  雷希感覺手腳發冷,卻移不開目光,凝視著那人的眼睛,直到他來到面前。

  “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他用低沉缺乏起伏的聲音對雷希說。“蘇絲也不是你能認識的女孩。”

  雷希望著那人,近看他發現男人同樣擁有蒼白的膚色,但他和其他那些蒼白的家伙們截然不同。

  他高瘦的身體被鞭子般的結實肌肉布滿,強悍的精力充滿著他的每一個細胞,彷佛隨時會爆炸開來。如雕像般完美的五官線條冷硬,淺色的眼珠里彷佛乘載著冰塊,緊抿的薄唇讓這嚴肅頑固的容貌幾乎到了偏執的程度。

  雷希被這男人所包含的力量給震驚,他覺得自己在他面前是這么的渺小……他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毫無存在感。

  這讓他恐懼、不安,所以他試圖反抗。

  “你又是誰?我不覺得你說的話能代表蘇絲她自己的意思。”他竭力讓自己看起來完全正常,用最溫柔、最迷人的笑容來武裝自己。

  對方瞪視著他,冷冷說:“我是這個地方的主人,杜克。”

  “杜克……甚么?”雷希皺眉問對方的姓氏。

  “只是杜克。”男人回答,在他身旁坐下。雷希感覺自己不僅僅是在實際上的身高遠遠被壓過,氣勢也完全輸了。

  “那么,“只是杜克”,既然你是這里的老板,而我已經為我的酒付了錢,我不明白為什么我不能待在這。”他用禮貌但是強硬的口吻說,想要挽回劣勢。

  “因為你不屬于這里。”杜克靠近他低聲說。

  他說的和蘇絲一開始說的一樣,讓雷希不禁更懷疑。

  “為什么?這里和其他酒吧有甚么不同?是因為那些瘋狂縱欲的行為嗎?”雷希用眼神指向那些在激烈的音樂中擁吻愛撫的人們。“你們用了某種違法的藥物?”

  他警戒的瞪著杜克,但后者那單薄的嘴唇竟然不可思議的揚起來了。

  “也許有點像,但是……”杜克慢條斯理的說。“已經與你無關了,雷希·麥克布萊爾,你要離開了。”

  雷希正想說他不打算走,突然感覺手臂一緊。

  他轉頭看向抓住他的人──本來站在門口的高大守衛,其中一名不知道甚么時候來到他旁邊。

  “送麥克布萊爾先生離開,并且確定他不會再回來。”杜克從容的交待。

  蘇絲見狀立刻跑過來,一臉憂心的瞪著杜克低吼:“你說你只是要和他聊聊!”

  “是的,而我們短暫的閑聊后,我決定讓麥克布萊爾先生滾出去。”杜克面無表情的挑了挑淡金色的眉毛。

  這時情況卻突然轉變!

  本來已被抓住的雷希突然扳住守衛握住他手臂的手指,在守衛的痛呼中掙脫,然后一腳踢在對方的脛骨上!

  守衛跪倒,臉上又中了雷希的一個肘擊,癱平在地上。

  客人們注意到這里的騷動,許多人停下動作并且退開觀看,連舞臺上的樂團都停止了。

  “想趕走我,你得多找些手下。”雷希對杜克和蘇絲微笑,一邊故意做了些活動筋骨的動作。

  他并不是一個特別高大的男人,5尺10(約178CM)的中等身高、較短的上半身和長腿,肩膀厚實的靈活體型。而他顯露出的身手,證明他線條漂亮的健美手臂并不是靠健身房鍛鏈出的裝飾品。

  杜克的眼里露出興趣的神情,站起身來。

  “不!杜克!”蘇絲緊張的擋在兩人之間,看杜克不理會她后立刻轉向雷希說:“我求你,快走吧!雷希!你不明白──”

  她咬住嘴唇,阻止自己說下去,這舉動讓雷希更好奇。

  等他把這高大的金發巨人打倒后,也許就會知道這些秘密的答案了。

  雷希完全沒有打算退開,因為他對自己的身手相當有自信。他的大學學費全是靠他參加業馀拳擊賽賺來的,他的矯健與戰斗本能彷佛是渾然天成,從來沒有打輸過任何一場架。

  所以即使是面對比他高一個頭,并且氣勢驚人的杜克,雷希也不覺得自己會輸。甚至他覺得這才是他能扳回一城的地方,他可以靠自己的拳頭折服這男人,取回被壓制的自尊。

  他已經打算好,先出右拳正面攻擊杜克的臉,等杜克閃躲時,他的腳已經等著順勢勾倒他,然后在杜克想爬起身時,他的膝蓋將會撞斷杜克挺直的鼻子!

  當然,如果杜克根本來不及躲開第一拳,他就直接打斷他的鼻梁!無論如何,他都要讓這家伙露出滿臉鼻血的丑態。

  雷??拷賬?,讓她以為他打算停手,然后等拉近和杜克的距離時,他猛然擊出右拳!

  杜克沒有躲開,但那拳也沒有打在他的臉上。

  杜克輕而易舉的握住了他的手腕,就像捏住一只吃太飽飛不動的蚊子。

  雷希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望進杜克冰冷的半透明藍眼……他察覺出杜克正在好整以暇的等待他做出一些更愚蠢的舉動,然后杜克就可以再度輕松的瓦解他的攻勢,讓他遭受更大的打擊。

  雷希突然間冷靜下來,在數秒鐘間強迫自己接受了羞辱的完敗事實,并作了最出乎意料的正確決定──迅速抽回手掉頭就跑!

  就連杜克也沒有預料到他這個反應,淡金的眉頭皺了一下。

  雷希飛快的跑向舞臺邊的小門,他剛才看蘇絲去換衣服的時候是使用這門,應該是通往后臺員工室。

  打開門后是一個狹長走道,有幾扇門,全都處于昏暗的舊式壁燈下,閃動著詭異的陰影。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不從大門逃出去,反而要跑進這個可能并沒有出口的地方……

  不,其實他知道的。

  雷希感覺到緊張和興奮的情緒在他的血管內交纏作用,他想要找出這地方的秘密……或者說,杜克的秘密。

  沒有人可以那么輕松的接住他的拳頭,沒有人可以這么簡單的打敗他……

  而杜克,不管在心理上,還是肉體上都狠狠的壓碎了他──至少雷希是這么認為的。

  雷希聽見門外數個沉重的腳步聲,還有一次次撞擊著被他反鎖的小門的巨大碰撞聲。于是他立刻繼續往前跑,跑向走廊盡頭的房間。

  他來不及思考就踢開門闖了進去!

  這個房間里面什么也沒有,只有正面一整排巨大的鐵柜。

  從鐵柜傳出的轟隆轟隆聲響,雷希發現這些不是普通的柜子,是巨大的冷藏庫。

  他感覺到手指發抖,但卻迅速的握住柜上的把手,用力拉開──

  冷空氣迎面吹來,散發著一種陳舊的腥味。

  里面是一排排整齊的架子,每個架子上都放滿了塑膠包裝的紅色液體。

  那種包裝和液體非常眼熟,雷希不需要是個醫生也能看出那是甚么……

  “這些是……血,人類的血。”他從架子上拿起一包,震驚的翻看檢察,上面甚至還印有醫療用的指示標簽!

  雷希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性……其實之前他就隱約想到過,但太過匪夷所思所以他沒有認真的考慮。但現在這一整柜的血漿……

  “你還是發現了。”低沉毫無起伏的聲音突然響起。

  雷希一陣顫抖,手中的血包掉在地上。

  杜克站用悠閑的姿勢靠在門邊凝視著他,雷希竟然完全沒有聽見他甚么時候來的。

  杜克故意開始踱步,在這安靜的恐怖的昏暗房間里,他竟然完全沒有腳步聲!彷佛在告訴雷希,他的猜測是正確的。

  “你不可能是……這世界上沒有那種東西。”雷希呻吟般虛弱的說。

  “你可以繼續拒絕相信,我無所謂。”杜克回答。

  雷希沉默幾秒,緩緩說:“你……你打算對我做甚么?”

  杜克揚起嘴角看向他。

  “我猜你真正想問的是,我會不會殺了你……”他也拖長音調懶洋洋的說。

  “或者,我會不會吸你的血?”

  杜克說完,突然張開口,一排白晰的牙齒中像快轉的生長過程般,突出了又長又尖銳的犬齒!

  “啊啊──!”雷希驚叫出聲,砰的一聲背脊撞在鐵柜上。

  “你、你真的是……吸血鬼。”他深呼吸,平復顫抖的聲音。“這里所有人都是嗎?蘇絲也是?”

  “不,蘇絲是普通的人類女孩。”杜克在念出蘇絲的名字時,似乎露出了一點點的溫柔,雷希敏銳的察覺到這點。

  “其他人也都是人類,或者“仿造者”。”

  “仿造者?”雷希問,雖然好奇,但主要是為了拖延時間,讓自己能想到一些逃走的方法。但杜克不知道是否有意的擋住了唯一的門,而雷希不認為自己能快到在杜克抓住他之前逃出去。

  “就是吸血鬼的崇拜者。他們以人類身分自愿追隨我族,提供自己的鮮血做為供品,而吸血鬼主人則賜予他們一些力量,讓他們產生錯覺,以為自己就像是吸血鬼一樣。”杜克淺笑著說,眼中卻沒有笑意。

  “像那兩個守衛?還有那些蒼白的客人?你就是他們的主人?”雷希幾乎快嘔吐出來,但還有一種恐懼厭惡以外的感情……

  羨慕?

  嫉妒?

  “我在介紹自己時就說了──“我是這里的主人”。”杜克淡漠的回答。

  雷希不自覺的一直凝望著杜克那強大英挺的身形,心中產生一種強烈的、莫名的渴望……

  “你為什么告訴我這些秘密?”他冷靜的說,聲音中只有微不可察的顫抖。“你打算殺了我?”

  杜克當然察覺到了,而他覺得挺有趣,這個人類有很多與眾不同的反應。

  其實,今晚他剛來到酒吧時就立刻看見了雷希。

  就像一種奇異的引力,他莫名的意識到了雷希的存在。

  他存在于世界上已將近千年,看過太多太多的人類,所以在第一眼看見雷希的時候,他立刻看出這男人內心的黑暗。他感受到在雷希隱藏在那溫柔英俊的外表下那洶涌的野心和高傲,以及強烈的自尊……

  他輕易的看穿了雷??桃獾奈弊?。

  但令他懊惱的是,雷希的偽裝的確相當吸引人,更甚者,那偽裝也彷佛成為他的一部分。

  雷希的微笑,那如陽光般溫暖柔和,帶著一絲孩子氣的純真,卻又有著成熟男人的性感以及自信的魅力。

  杜克看過很多誘人的美好笑容,不管是屬于男人還是女人的。但連他也不得不承認,他從沒有看過像雷希這樣的人。他的內心和他的笑容簡直是來自于兩個世界的東西,但卻又以一種無法理解的方式完美契合。

  他厭惡雷希的性格,那虛偽和傲慢還有野心勃勃,是他最討厭的東西。

  但雷希的笑容……的確吸引了他。

  所以這讓他對眼前這男性人類產生了一種怪異的矛盾感覺。

  “不,我不打算殺死你。我已經很久沒有殺死人類了。”他緩慢的說。

  雷希松了一口氣,幾乎頓時腳軟坐倒。

  “況且我是蘇絲帶來的,你如果殺死我,她應該不會高興吧。”他敏銳的瞪著杜克說,觀察他的反應,從杜克的默認中得到證實。

  杜克很在意那個女孩的感受。

  這讓雷希莫名的不太愉快。

  但他隨即改變想法,也許他可以利用這點……

  “難道你不怕放我走以后,我會把你的秘密傳出去?”他瞇著眼睛說,但他自己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誰會相信這種事?如果雷希不是親眼見到這一切,他也絕對不會相信吸血鬼這種怪物是存在的。

  杜克知道他是明知故問,所以根本沒有費神回答。

  “離開這里,然后別再回來了,雷希·麥克布萊爾。”

  雷?;瓜朐偎敵┥趺?,但是他看到杜克的身影突然消失,然后他就感覺脖子一緊……

  他腦中瞬間閃出的想法是──他要吸我的血!

  但怪異的是,當他想到這的剎那間,雷希感到的并不是恐懼……

  幾乎是期待……

  雷希閉上眼睛,陷入昏迷。

  •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最新評論
    最近熱門耽美同人
    推薦耽美同人
    隨機推薦耽美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