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創美文
經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隨筆
網絡日志
心情日志
傷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經典文章
人生哲理
勵志文章
傷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愛情故事
散文詩歌
經典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隨筆
現代詩歌
經典詩歌
贊美詩歌
詩歌鑒賞
微小說
經典微小說
傷感微小說
愛情微小說
感人微小說
浪漫愛情
耽美同人
輕小說

孟婆湯 下

時間:2015-06-27 來源:原創 編輯:懵懵懂懂 閱讀:

斗破苍穹之唯我独尊 www.bqskp.icu   第七碗、入扣

  那一年,他是奮不顧身的想要逃出宮殿,逃到秦楮身邊。

  沒有國仇、沒有家恨、沒有千山萬水壓下來的戰線,他奮力的跑著,赤裸的腳掌被石子劃出了很多傷痕。

  或許就是那時的傷痕,讓他把秦楮的名字,連著傷口的血水一起刻進了魂魄。

  而這些,秦楮都不記得了。他看不到莫杉腳上血淋淋的傷口,沒想到千軍萬馬之中莫杉是如何辛苦才能到主將營來找他?;蛐?,是那時的他拒絕去看、也拒絕去想。

  帝王不能軟弱,那時候他對奮不顧身逃出來的莫杉做了什么。

  那時候,莫杉刻在他魂里的名字,疼嗎?

  秦楮——判官在房里靜靜的用著朱砂筆批改著簿子,他身后的床上躺著已經縫補完魂魄的莫杉,緊閉著雙眼也不知是死是活。

  但無論他怎么補,在莫杉那只有著纖細五指的左掌上的傷口,永遠都補不起來。上頭原本有一個字,但是裂開的傷口把字都糊的看不見了。

  人都有三魂七魄,縱使他們是帝星,也不過就是命運特別了些的人。仙人都有天人九衰之說,或許這世間唯有天地才敢稱永恒。

  莫杉,莫小三,他只剩下最后一縷精魄,勉強的扣在秦褚做出來的身殼子里。

  秦楮的心很平靜,他的人心在成為鬼差后被換成了石心,幾乎沒什么事情能夠讓他激起情緒了。

  不過話是這么說,秦楮現在心窩處也是空的,那顆新安進來的石心沒在他這新的鬼體里待多久,就被他親手拔出去掛在枉死城外向西幾百理處的月老墻上,綁著莫杉打了死結的紅線。

  莫杉那條線,要的不就是他的心?

  他以為他上輩子已經還清了,沒想到原來他欠莫杉的,一直都沒有給他過。千金、江山、玉璽,莫杉……不,莫小三他從來不要的。

  “秦楮,咱們走吧。”那夜探入他帳子的莫小三渾身狼狽,又是樹葉又是泥巴的,腳上沒有鞋子,倒是滿滿碎石割過的傷痕。

  他就這樣站在他面前,用著彷佛他一生所有的勇氣要他和他離開。莫杉那時勇敢的可憐。

  秦楮何嘗不曉得一切都只是可笑的鬧劇?這片大陸是分是合,從來就是一場戲,而他們就是里頭的戲子,只能一直唱、一直唱,甚至不知道是為了誰,一直唱。

  莫小三想離開戲臺了,他想帶著秦褚一起離開,但秦褚卻狠狠的回絕了。

  秦楮布好幾年的局,好幾年的心血,好幾年來他就像條狗一樣只想著攻下這個國家,事到如今,他只需要輕輕的揮下手里的戰旗——就可以拿下勝仗,絕對的勝仗,他有十成把握。

  秦楮那時心里只這么想的,拿下勝仗他可以從這個折磨了他這么久的夢里醒來,他怎么能放棄呢?

  “小三……不、應該叫你莫杉了吧……”

  莫杉皺眉,卻還是沒有收回他伸出的手。

  他也曾經被一場夢折磨,而如今他決定離開這場噩夢,帶著秦楮一起。

  “夜闖軍營,你好大的膽子啊。”一刀揮去,從此斬斷兩人之間所有情分。

  情份、緣分這種東西看不到,卻是說斷即斷。

  “輪回百世的帝皇命,多好?”秦楮成為判官后,有次在轉角聽到幾個小鬼窸窣的談論著,一邊指著百星圖上閃閃滅滅的黃暈。

  秦楮真想上前砸了那張百星圖。

  “皇帝老子算什么呢?吃的好點、穿的好點、住的好點、一堆人伺候著,百姓把他當姥姥貢著,殊不知這不過就是國家栓著的一條狗,一條看門的狗。”

  當年莫杉還是莫小三時,就這么說過了。

  現在秦楮更理解了,活著的時候皇帝是國家的狗,死了之后帝星還是天地間的一條狗。

  鬼差的期限有多久呢?幾百年,幾千年后,直到能夠離開地府的那天,身上的帝氣早就全花在抵銷莫杉的惡氣上頭,或許,從此之后就能輪回投胎為平凡人了。

  當年他們的愿望,如今只剩他一個人實現了?

  秦楮放下朱砂筆,走至床沿看著依舊緊閉雙眼的莫杉。莫杉會變成這樣,打從一開始就和自己脫不了干系。

  “縱使我傷你這么深……你也依舊等著我嗎?”睜著的雙眼干澀,流不出半滴淚水,秦楮來回摸著莫杉的臉,喃喃問道。

  那年莫杉被他殺死之后,來到了地府,喝了孟婆湯。他是想忘了秦楮的,但孟婆湯對他沒用了,倒不是因為帝星的緣故,而是他把秦褚看的太重、太重。

  重得他即使忘了自己是誰,也忘不了秦褚,他親手刻在魂魄里的一個名字。

  重生后的莫杉陷入了恐怖的幻覺之中,他既是莫杉,又不是莫杉,他既恨秦褚,卻又不知道秦褚是誰。

  十五歲早夭,莫杉帶著兩份記憶回到了地府,又是一晚孟婆湯。

  第二次重生,八歲在夢中發癲沖出家門投水溺死。

  第三次重生,五歲奪刀直往自己心窩扎進。

  “我到底是誰……那個人,為什么、為什么——”

  再下到地府的莫杉,已經完全的瘋了,而那時正是秦褚進了地府看見渾身黑氣的莫杉。

  帝星的魂魄不是鬼差能管的,那是天自己意志生出的魂魄,只有天能管。

  已然被黑氣包圍的莫杉搖搖晃晃走上了奈何橋,笑容慘慘的扯過孟娘手上的那碗孟婆湯仰頭喝下,然后把碗往地上一砸。

  “怎么就,忘不了呢?是不是老天要我重新去尋他?”

  孟娘被莫杉這詭異的笑容震著,沒能扯住莫杉的衣角,只見原本攏在莫杉周圍的金色薄霧在莫杉投入輪回洞里時,污了。

  三世早夭,三碗孟婆湯,沒將莫杉洗傻,但將莫杉給洗瘋了。

  三世的記憶和莫杉自己的記憶混了,承不住壞了的帝氣而早夭的怨恨,混亂的記憶,終于在秦楮決意不再輪回那刻,斷了。

  莫杉執著的,或許一直是活著的秦褚與他之間那份緣,但在秦褚入了地府決意不入輪回那刻,慣例所有列籍天地兩界的各路神鬼都是要斬斷和人間一切恩怨因緣的。

  牽著莫杉最后清明的,是他綁死在秦楮紅線上的死結。無論前世無論如今,掐死這份緣的人都是他,秦褚。

  他能拿什么來賠給莫杉?情和愛之間,又有什么輸贏陪賺?欠的多的那個人,卻是賺的最多的人,贏了的那個人,才是輸了全盤的。

  秦楮用盡自己身上所有的帝氣抱著渾身黑氣厲聲尖叫的莫杉,卻覺得很靜,就像那年莫小三死在他懷里時都是安安靜靜的,很靜。

  彷佛曾經杭州竹屋里,他兩擁著,聽莫杉靜靜的抹琴,窗外春雨瀝瀝。

  秦褚不知道后來怎么了,當他回過神時,已經發覺自己躺在木板床上。奈何橋上一撇而過的少婦正坐在他床緣,帶著責備的眼神看著他。

  “你會后悔的。”孟娘對剛醒的秦楮說道。

  秦楮這才恍然記起自己做了什么。他散了自己身上的帝氣,也散了莫杉身上的。

  帝星沒有了帝氣,也成不了一般的魂魄,地府上下不曉得怎么處理這件事,一會兒月老顛顛的跑來稟報秦楮那顆石心不乖乖在他胸膛里頭反倒掛在月老墻上這事,地府終于炸了鍋。

  石心掛在月老墻上,綁在那根打了死結斷了對頭線的紅絲上頭,千纏百繞。

  “要不,燒了?”月老聽了旁邊一官差這樣建議,提起老臉就要和他拼命。

  燒?墻旁繞了幾間幾萬條紅線,莫非這官差是要人間絕子絕孫節能減碳?別說火不長眼,這月老墻上的繩子一層疊一層,每條線都鑲嵌在石縫里,也挑不出來。

  “還是,剪了?”

  “你有膽就剪吧。”無良的前任孟婆……孟郎,聳肩遞了把剪刀過去,“石心出現在這里,是秦楮散他的帝氣鎮住了莫杉。紅線插了那石心千瘡百孔鑲著的,等你剪完線秦楮也差不多歸天里去了,你拿什么來震發狂的帝氣?”語畢,前任孟郎搖搖頭,眼神里寫滿了無奈。

  “要不怎么辦?”月老快哭鼻子了,其他地府一干人等有的翻閱典籍有的翻找寶庫,沒一個有方法。

  開天辟地以來,沒幾顆帝星撞在一起的,就是撞在一起的也沒愛在一起的,就是愛在一起的也沒像這樣亂七八糟的。

  “那人魂魄?”清脆冷然的男音淡淡的四個字,頓時讓忙碌的眾鬼停下了動作,齊齊刷眼看去。

  “在這兒,怎么處置?”前任孟郎捧著一個小光球,笑看那穿著一身紅衣光采逼人仙氣滿溢的仙人,眨了眨眼,“難得見你出手。”

  鳳無雙性子本就張狂,世人皆不放在眼里,更別說飛升后,那濃縮的七情六欲也就全留給了他刻在魂魄里的那個人。

  稀奇的,這次居然開了尊口。

  “蠢。”鳳無雙就這么一個字,接來齊良緣手上的魂魄,凝神看了會兒。

  “無雙,你想怎么做?”

  “那小子醒了,這東西他有半個份兒。”鳳無雙語中的小子指的是秦楮,而東西自然指的就是他現在捏在手上莫杉的魂魄。

  三魂七魄,在散盡地氣時三魂已滅,只剩下這聚不攏的七魄,不安分的在鳳無雙手里扭動著。

  “大……大仙啊,就不能——直接把這送回天理去嗎?”

  鳳無雙往聲源一瞪,那邊一排原本想附議是啊是啊的小鬼們齊齊舉起了他們的雙手,蓋住自己的嘴,搖頭搖的像波浪鼓。

  咱什么都沒說您老幻聽幻聽。

  “不只帝星只歸天理管,緣分也是。”齊良緣站在一旁,淺淺笑著,招來孟娘去喚秦楮過來。

  于是秦楮方醒過來,就被孟娘給拉了過來,還沒看細眼兒那人群中最顯眼,一身紅衣囂張騷包到極點的大仙,就先讓大仙的仙威給壓跪在地上了。

  自然,旁邊官不大的也一同跪了,一下子氣氛全凝固了起來。

  “小子、”鳳無雙隨手,非常隨手的把手上莫杉的魂魄扔給了跪在地上的秦楮,看秦楮一愣、隨后七手八腳的把魂魄連忙拽在懷里后,接著開口道:“那魂魄和你,只能留一個,你怎么選?”

  齊良緣看了鳳無雙一眼,無語。

  秦楮聽了,先是一個皺眉,然后閉眼想了想。“留我,他會何如?”

  “灰飛煙滅。”

  “但留他,換我灰飛煙滅。”

  鳳無雙挑眉。“嗯。”

  “我滅了,他會怎么樣?”秦楮突然瞪大了眼,看向鳳無雙。

  “死。發狂的帝氣自行神滅或者是讓我收拾了。”

  結果無論選哪邊,莫杉都保不住,秦楮眼中閃過一抹了然。“總有別的選擇。”

  鳳無雙一笑,艷冠絕倫,瞪的一干小鬼們鬼眼都要掉出來了。

  “有,你敢不賭賭看?”

  “賭什么?”

  “賭他總有忘了你的時候。”鳳無雙一揮手,原本捏在手上的七抹精魄漸漸凝聚成一個人型,軟倒在地上。

  •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最新評論
    最近熱門耽美同人
    推薦耽美同人
    隨機推薦耽美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