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創美文
經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隨筆
網絡日志
心情日志
傷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經典文章
人生哲理
勵志文章
傷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愛情故事
散文詩歌
經典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隨筆
現代詩歌
經典詩歌
贊美詩歌
詩歌鑒賞
微小說
經典微小說
傷感微小說
愛情微小說
感人微小說
浪漫愛情
耽美同人
輕小說

紛飛燕 上

時間:2015-06-27 來源:原創 編輯:如果沒有你 閱讀:

斗破苍穹之唯我独尊 www.bqskp.icu   燕紛飛其實并不姓燕,也不名紛飛。

  他本名齊,從輩姓良,老年得子的父母給他取了一個緣字,代表這難得的緣分。所以燕紛飛本名是齊良緣,可每當他聽到人家喚他良緣時,總是撇頭苦笑。

  “我這一世良緣,恐怕都被這名字給用盡了。”語畢,仰頭乾去一杯辛辣茅臺。

  燕紛飛說,他將良緣這兩個字,送給了人。

  名字怎么能送呢?聽到人家這么問道,燕紛飛只是又叫了一壺酒,溫在手心里頭望著水光發愣。

  “怎么不能?連心都可以送了,區區一個名字,還怕送不出去嗎?”松手。

  地上破裂出一片酒香,沾著銀白瓷瓶銳利的冷光全灑在地上,燕紛飛把酒摔了,逕自拂袖離去。

  偏偏送來一瓶梨花釀,讓他想起杭州的芬芳。

  也好在這里離杭州太遠,小小一間客棧拿不出杭州花釀出的杭州酒,不然燕紛飛或許早就提劍到廚房一刀一個抹喉。

  杭州梨花釀是齊良緣最愛的酒,也是燕紛飛最恨的酒。

  好事壞事,全部瑣碎的記憶都混著梨花香,擾得他即使是離開了杭州,還是不能一夜安寧。

  輾轉反側,心里想的全是那同一個人。想起了初遇時的驚愕,燕紛飛笑;想起一路上的溫然軟語,燕紛飛笑的更開心;

  想起最后那人用了他給他的名字,將自己栽贓嫁禍后一臉平淡的對自己說:“良緣,這生我們是不曾有過,想必來生、你亦不愿。”

  燕紛飛笑彎了腰,在一片冰天雪地,雪被他一片殷紅的熱血給溶著。

  “良緣這名字既然早已送你,又何必在此時拿出來說笑?”刺骨的風潑灑,齊良緣抬頭看著洗白的澄空,一對燕行從他眼皮底下掠過,在燕隊的后頭,落了一只。

  紛飛燕。

  “良緣,是我負你。”嘴如是說,但握在他手里的劍,齊良緣卻不見他有松開的意思。

  齊良緣突然懂了。

  “你沒有負我。”抬頭,挺直了腰。“是我負了我自己。”

  語畢,齊良緣破涕為笑,散盡全身內力,震的四方樹林瘋了似的竄搖,而這全部的騷動,最后都歸到一個人的體內。

  “這、”那人驚愕,劍落,彷佛落在自己心頭上,削下了一塊心頭肉。

  存在自己體內宛如身體一部分的內力被連根拔了出去,齊良緣一陣暈眩,卻死命咬牙撐著,沒有倒下去,臉上的笑容漠然全收了回來。

  “燕君,你若是開口,我這身內力只會為我惹禍,你還怕我不雙手奉給你?”

  自己本就不是江湖人事,若是知道當年救了那老叟會搞自己惹出這一身腥,齊良緣寧愿把自己良心割下丟在地上踏爛,也不去淌這混水。

  “良…緣……”

  良緣。

  搖搖頭,“這世上已無懷著無上內力的齊良緣,你食了齊良緣,拿了他的內力,齊良緣死了。”這便是他這一生唯一愛過的人,接近他的目的。“從今以后,沒有齊良緣,只有燕紛飛。”

  良緣不齊,燕亦紛飛。

  燕君,你若是開口要,哪怕是我身上的肉、骨,我都愿意親手切下剁來給你。

  但你千不該萬不該,糟蹋我的名字。良緣盡了。

  燕紛飛回到自己隨手撘的木屋,脫下鞋靴后縮進了幾層軟被中。這一屋陋室除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最貴的就是這些棉被了。

  燕紛飛怕冷,從他還是齊良緣時就怕。

  可今日他鉆進的被窩冷的都硬成了石塊,燕紛飛扯下發帶,百般聊奈的在酒后的微熏中靜望窗外雪。

  這房子沒窗,就一個壁上的洞,也沒人會來搶盜,就是來了大概也只能帶走小房里唯一的那張破桌。

  燕紛飛縮了縮身子,在白靄靄的景色中,又望見了一排飛燕。

  你不如好人救到底,帶著我回杭州吧?

  名字?我的名字太普通了,哪像你、良緣良緣,真恨不得搶了你名字來用。

  良緣,你可知佳偶良緣這詞?

  人家都說燕不單飛,我姓燕,你叫良緣,將來咱們去撿個小乞丐,就叫他燕良緣如何?

  良緣,是我負你。

  “!……”

  誰也不負誰,齊良緣欠你的不過是上輩子的債,這輩子只是還清,你不欠我、亦不負我。

  “就是下輩子,連擦肩之緣都不要有了。”那是齊良緣最后一句對燕君說的話。

  這年冬天,冷的使人連舌尖都嘗不出酒味。

  燕君處在華房內,默默望著地上破碎的杭州梨花釀,不語許久,然后握拳,將一桌好酒好菜全掃到了地上去。

  一旁幾名客人與歌妓嚇的魂不附體,尤其是抱著琵琶要唱金玉良緣一曲的花魁,嚇得連淚都不敢掉,一張花容月貌扭成了七分牛鬼。

  手中的琵琶,早在她彈第一個音的瞬間破成碎片,哪里還看的出這些木屑曾是把好琴?

  “燕……燕兄?”

  “燕大俠?……”

  “賢侄啊……二叔伯年紀也大了,你別這樣嚇老人家……”燕君回過頭,一個個掃過了一室驚恐的臉,越看他越迷糊。

  他為了這些,傷了齊良緣,負了一段良緣。為何?

  江湖小道消息其中一條,在離杭州遠如天邊的中原邊境,近來有個使用疑似燕家劍法的俠士,滅了一幫山賊。

  這事情實在輕如鵝毛,中原邊境,小小一窩山賊,一個名不經傳的???。??退鄧昭?,名紛飛,此生最恨杭州梨花釀。

  燕君回想畢,又摔碎一瓶梨花釀,提劍離去。

  “等……賢侄啊!你這是要上哪……賢侄啊!!——”燕二伯提著有些別腳的輕功勉強追了上去,卻只見自己被燕君越拋越遠,風中還夾了一句夢話,至少對他而言,這鐵定得當作夢話不去信。

  “覓良緣,成雙燕。”

  從此,江湖上不再有燕君這人的消息。

  •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最新評論
    最近熱門耽美同人
    推薦耽美同人
    隨機推薦耽美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