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創美文
經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隨筆
網絡日志
心情日志
傷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經典文章
人生哲理
勵志文章
傷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愛情故事
散文詩歌
經典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隨筆
現代詩歌
經典詩歌
贊美詩歌
詩歌鑒賞
微小說
經典微小說
傷感微小說
愛情微小說
感人微小說
浪漫愛情
耽美同人
輕小說

摯愛

時間:2015-07-13 來源:原創 編輯:如果沒有你 閱讀:

斗破苍穹之唯我独尊 www.bqskp.icu   封跪坐在靈堂上,本清澈的一雙眼,腫的睜不開,我不知……我真的不猜疑到……她將那株茉莉交給我時說要去長途旅行,我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啊……

  她把狗兒送去NONO那里養,對NONO說要出遠門……

  她把銀行賬號和密碼都給了我,說什么要是不小心走了就告之她父母,我卻只當是玩笑的話……

  她的一干好友,穿著素衣,哽咽著說起她此前簡直是吩咐身后事的種種,韶揚聽在耳里,竟然是一點痛都感覺不到。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頭止不住的發昏,悄悄站起來往外面走,她父母都受不住打擊,木然的坐在大廳里,他繞過,往樓上去。樓上本該沒有人,可她生前住的房間里分明有燈火。

  是男人的低泣,他小心走過去,男人捧著一幀照片,早哭得不能自己,“你竟然一直念著我……念著我為何不說啊……”

  男人察覺了韶揚,回過頭,凄凄然一笑,“她從沒有表明過什么,現在卻讓我明白,要我悔恨一輩子……現在想起從前,簡直是上輩子的事情。”

  韶揚低頭看清照片上的人,是這男子和她的合照,還是在年少時,兩個少年輕輕笑著捧一只獎杯。

  “我都不知道還有這么一張照片,她卻留了這么久……”

  “你同她哥哥很像……”

  “所以她喜歡我……”

  “她不是真的喜歡你……”

  “你看……”那相框被拆開了,照片的背后是還新的筆跡,寫著送君茉莉請君莫離,“她是念著我的,她不說出口我卻也不去說明白,讓她傷心了這么多年……”

  “忘了她吧,你已經結了婚了,她從不想去破壞你們什么……”

  “你忘得了嗎?所以我也忘不了,婚是離定了……原來被騙了這么久……”

  韶揚深嘆了一口氣,那男子的太太才是真傷了她心的那一個,原來騙來的人終究是留不住了……現在,他們終于要反目了,她會滿意吧……

  他抬眼看她床頭柜上,錯錯落落擺了不少陳年舊照,沒有他,也沒顏君和德君……

  喪事終于辦完,照遺書上說的,將骨灰灑在了拙政園。韶揚沒有再多留,機票定的也是當日晚上,同阿影道了別,就往機場去了,飛機也沒有晚點,飛回倫敦,混混噩噩,也不知道是回到倫敦的第幾天,房東太太說有一封中國來的信。

  那不是一封加急了的什么航空信,或許是走了船運,或許是寄信的那個人并不急著收信人拆開這封信。

  然,韶揚看見那信上字跡卻無法不心急火燎的拆開,甚至來不急找拆信刀,抖著手就撕開了信殼……

  倫敦可否天晴?你可一切安好?走得匆忙,來不急見你一面,也罷,我也一日不如一日,最后一次見你時,尚還算明媚,就記著我最后那一面吧。

  近來日日做夢,都是兒時往事,鄉下老宅相鄰的窗臺,去學畫畫時小河邊飛起的楊花,觀前街上的灌湯包,這些統統都與你有關,憶起,我與你識于微時,葛葛纏纏,二十幾年光景真是過的飛快。

  少時,顏君離我們而去,對我們真是劫難,如果沒有那樣的事,我們現在又是哪般?但,沒有假如,這是你教我的。

  我,你,顏君德君,阿影還有哥哥,真真青梅竹馬,這最后卻是這樣。顏君走得那么早,我把責任都怪疚給你,不能原諒我年少不懂事,這些年你從不怒與我,但我卻在當時就清楚明了,只是想著你若內疚,今后會否多寵我一些。深害了你這么多年,這孽障我下了阿鼻總會還的。

  阿影和德君終于還是分開了。我的哥哥,雖是遠得不知親在哪里的親戚,但都是我最親最親的哥哥,你待我似父兄,會教導我,他卻是一點都不限制的溺寵我,想起那時我臉面受傷,半張臉都貼著紗布,去私立學校等他下課,被學校里喜歡他的女孩子欺負,他跳出來護住我說我的妹妹才最好看你們都是丑八怪。我這文文雅雅的好哥哥原來還有那樣的時候???,這樣好的哥哥也離我而去。你們都瞞著我不說,可我卻知道了,哥哥在兩年前哮喘復發,在布里斯班的醫院不治身亡。

  說來你也不相信的,是我夢見的,那一晚我睡著,突然就喘不過氣,迷迷茫??醇綹緹簿蔡稍諛搶?,他跟我說對不起。我打電話去澳洲,阿影騙我說哥哥去上課了。后來偶爾發郵件來,帶著的哥哥照片其實都是之前的舊像。你們都不知,哥哥常常寄明信片給我,最后一張上他寫最近燒烤時被尖叉劃傷了臉恐怕以后要留疤了??贍忝羌睦吹惱掌匣故歉綹縋欽磐旰夢摜Φ木廊菅?,而明信片再也沒有一張。

  我是真的有點吃不消了,你們一個個都離我而去,些年前,晨覺那小身體也墜樓而去,我沒有去葬禮,以為看不見就不會太打擊,可這么多年還是忘卻不了。她才三歲,我準備了給她的無數的好,卻什么都沒趕上。

  再活下去,或許對我是太殘忍了一點,整日整日也只有濃濃的悲傷將我籠罩。封說,你的項鏈里夾著我的照片,我不好再拖累你的,忘記我,過的快樂一點。

  不再寫下去了,再想就要想到上輩子去了。

  秦,不論如何,謝謝你讓我這樣自私的喜歡了你。

  星幼。

  她說她夢見了兄長逝去,他怎么能不相信呢,他在她死去那時間里,被噩夢糾纏,他看見她在潔白的貓腳浴缸里放滿熱水,穿著一身雪色的裙衫,她的長發在水里像幽靈的水草般搖晃,她割開自己手腕上的經脈,用的正是多少年前他贈她的拆信刀……甚至能聞到滿屋的血腥,那刺目的紅染上了她的衣衫要將她也吞沒……他連夜趕回國,真的是她自殺的噩耗。

  “這世上真的有這么恐怖的事……”他低語,一股腥甜襲上喉,急急去捂卻將手心一并染紅。

  想起少時的她,嘻嘻笑笑的問,你說那人明明是中了劍為什么都要吐血啊?

  那是……那是因為心上受了重傷啊,星幼……

  韶揚癱軟在樓梯口,扯出頸間項鏈,那是個很老式的墜子,輕輕按一邊的突起,方型的墜子就會打開,墜子里是她多少年都不見的笑顏。

  舊年夏時,清風撩發,燦燦星瞳,盡他天下。

  •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最新評論
    最近熱門愛情散文
    隨機推薦愛情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