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創美文
經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隨筆
網絡日志
心情日志
傷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經典文章
人生哲理
勵志文章
傷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愛情故事
散文詩歌
經典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隨筆
現代詩歌
經典詩歌
贊美詩歌
詩歌鑒賞
微小說
經典微小說
傷感微小說
愛情微小說
感人微小說
浪漫愛情
耽美同人
輕小說

愚人節

時間:2015-08-10 來源:原創 編輯:黑色的鉛筆 閱讀:

斗破苍穹之唯我独尊 www.bqskp.icu   20100327

  我知道,他很快就要和我分手了。

  去年四月一日,他突然約我去喝酒,光線曖昧的酒吧里,他直直地看著我,說:“和我在一起吧!”

  當時我整個人都傻住了。

  “你不喜歡我嗎?”

  我搖頭否認,心撲通撲通地跳得很快。

  “真的?”他笑了笑,忽然靠近我……

  一小時后,我在學長家的浴室里給死黨發短信。

  “今晚我要告別單身了,祝福我吧!”

  很快收到死黨的回復:“誰?”

  我回復了學長的名字。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醒了,看到死黨昨晚發來的短信:“我知道今天是愚人節。”

  我搬進學長家后,死黨狠狠地敲了我一頓五十塊錢的麻辣燙。

  我現在還記得死黨當時羨慕的表情。

  死黨說:“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運吶!”

  今晚他回家時,我已經煮好了米飯,燉好了鯉魚。

  他看起來很高興,拖鞋都沒換就要耍流氓。

  吃完飯他拉著我回臥室運動了一下。

  現在,他去廚房善后了。

  廚房被我弄得一團糟。

  剛才在床上,他抱著我說:“遇到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明晚還是等我回來做飯吧!”

  我知道他以前的那位廚藝很好。

  他總說我在出廚藝方面沒有天分──他早就開始嫌棄我了吧。

  20100328

  昨晚秀廚藝以失敗告終,今天早上,終于讓他喝到香醇的豆漿。

  他吃完油條就那么湊過來,弄得我滿臉是油。

  我催他去上班。

  看他笑得這么開心,我忽然不覺得心疼了。“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喝了我買的豆漿,等分手的時候,他大概不會說些讓太難受的話吧。

  暗戀他的時候,偶爾心里難受;和他在一起以后,每天都感到自卑和失落,常常悶得喘不過氣來。

  死黨說,我這樣患得患失,早晚要憋出毛病來。

  也許吧。

  上班只需要步行十五分鐘。每次我感嘆他有先見之明時,他就笑嘻嘻地說自己蓄謀已久。

  晨會開了一個多小時,我只聽清“散會”兩個字。

  下午臨時通知要加班,想告訴他不用等我吃晚飯,才發現手機沒電了。

  一整天都在想事情,想得頭都快炸開了,午飯吃得很少,現在肚子開始叫屈了。

  偷偷拿出抽屜里的巧克力蛋糕,正打算充饑,部長突然從身后冒出來,笑得有些邪惡。

  “你表哥在樓下等你,快去快回。”

  我半信半疑地來到樓下。

  “表弟,餓了吧?”他提起保溫飯盒,在我眼前晃了晃。

  “表哥──”去年他來公司找我拿鑰匙,被同事見到,同事問我,和HL傳媒的那個誰誰誰是什么關系,當時我說了謊。我說,他是我表哥。這個謊言一直延續到現在。

  “這個,”他說著遞過來一塊手機電池,“拿著。”

  “對不起!”

  “你呀──快回去吧。”

  “那你呢?”

  “你說呢?”

  回到辦公室,果然,巧克力蛋糕已被瓜分。

  沒關系,我有愛心蛋包飯。

  部長喊了一聲:“收工啦──”

  我抓起背包,直奔電梯門口。

  “怎么不回家等我呢?”

  “我想吃麻辣燙。”他突然冒出這么一句話。

  晚上起了風,有點冷。

  很多人圍在麻辣燙的攤位前。

  如果和他真的是表兄弟就好了,那樣,即使做不成情人,也

  也依然是親人。

  “如果你真的是我表弟,我姥姥會哭的。”

  “啊?”

  “抱不到重孫子,我姥姥肯定會哭的?”

  “啊?啊……”糟糕,腦子里亂哄哄的,竟然把心里想的事情說出來了。

  “你呀──回家吧!”

  “嗯!”

  做什么事情能讓他一輩子都忘不了我?

  我要好好想想。

  20110329

  今天提前下班,我準備了火鍋食材,等他回家。

  把家里所有的燈都打開,電視里放著無聊的青春偶像劇。

  男二號是我的中學同學,和我的死黨關系不錯。死黨說,那個同學受了些刺激,精神狀況堪憂。

  心里突然有些發慌。 他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給他打了十幾通電話,都無人接聽。

  他在哪里?和誰在一起?

  死黨在電話里安慰我說:“他不是那種三心二意的人,你別瞎想。”

  怎么辦?腦子里全是他和別人在一起的曖昧畫面。

  電視劇中的男二號面無表情,眼神迷茫。

  我照了照鏡子,發現自己和男二號比起來,更像瘋子。

  20110330

  等了一夜,他沒有回家。

  只好給他的同事打電話。

  他的同事,太過分了!竟然說他是混蛋,還……還詛咒他。

  我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他怎么可能……

  真討厭!

  等他回來,我一定要告訴他,不要再和那個缺德的同事來往。

  兩天沒睡,我有點困了。

  也許等我睡一覺醒來,他就躺在我身邊了。

  他不會一聲不響地和我分手。

  不管多晚,他一定會回家的。

  20110331

  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學長說:“我不喜歡女人。”

  “哦。”即使學長不愛女人我也不會有機會的。

  “你覺得宋飛怎么樣?”

  “挺好的。”果然,他早已心有所屬。

  “真的?”

  “嗯。”

  那時校園的風氣遠比現在保守,他和宋飛在人前舉止親密,毫不避諱。

  我見了,心里發酸。

  學長總說,我是世紀末的好孩子,卻不知道我有多嫉妒宋飛。

  某個周末,我替他去上選修課。

  老師拿出名冊點名,我很小聲地答到。

  老師抬起頭,笑笑說:“又來替朋友上課?”

  教室里爆發出一陣哄笑,我只覺臉上發燙。

  他和宋飛去約會了。

  那天,我才知道,自己和宋飛長得有幾分相似。

  即便如此,我對宋飛的嫉妒并沒有減少一絲一毫,反而更加期盼宋飛移情別戀。

  去年,學長在電話中說他和宋飛分手了。

  我明知那天是愚人節,卻還是竊喜不已。

  后來,稀里糊涂地和他在一起了。

  我怎么可能不介意他當初出柜是為了另一個男人?

  我很介意!

  可我不敢說出來。

  這些年來,我一直小心翼翼地掩藏自己陰暗的一面,裝善良,裝大度。

  他從來沒說過愛我,我也不敢去問。

  夢醒了。

  他就在我身邊。

  “怎么哭了?做惡夢?”

  我抱住他,吸了吸鼻子,說不出話來。

  聽說宋飛最近跟一個男人出雙入對,我以為那個人是他。

  真的不是他?

  20110401

  A

  我鼓起勇氣,說:“我們,分手吧!”

  “為什么?”

  因為這件事由我現提出來,我會好受些。之前我的確是這么想的,不過現在看來,還是很難受。

  “我臨時被抓取出差,一回家你就要我分手?”

  “啊?”

  “這兩天吃什么了?”

  我想了想,說:“可樂”

  “我問你吃沒吃飯?”

  我搖頭。

  “為什么不吃飯?”

  怎么辦?他好像生氣了。我只好如實回答:“我以為你去找宋飛了。”

  他用手指彈了彈我的腦門兒,氣呼呼地說:“你呀──”

  “我錯了!”據以往的經驗來看,想讓他迅速消氣,就要盡快道歉。

  “你這是病──疑心病可怎么治?”他神情復雜地看著我。

  “我錯了。”我又重復了一遍,雖然并不知自己錯在哪里。

  B

  他帶我去醫院,醫生說夸我氣色不錯。

  我問醫生:“為什么又給我開藥?我沒有生病。”

  忽然腰際一緊,耳邊響起溫柔的聲音:“聽話!”

  “我沒有生病,你們為什么都逼我吃藥?”我小聲嘟嚷著。

  醫生忽然不笑了,皺著眉頭問:“你在和誰說話?”

  “我表哥。”我看了看站在身旁的情人,臉上有些發燙。

  醫生張了張口,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

  我暗暗用二指禪掐了罪魁禍首一下,他卻不痛不癢地笑著。

  我拽了拽他的手臂,說:“表哥,我們回家吧!”

  “唉──”醫生嘆了口氣,說,“等一下!我想和你表哥談一下,可以嗎?”

  我點點頭。我雖然愛胡思亂想,但絕不會懷疑醫生──他是個好人。

  C

  “表哥!表哥!”

  他不見了!

  “醫生,你看見我表哥了嗎?”

  醫生搖搖頭。

  “他走了?”

  醫生沉默。

  我想起來了。

  電話里,他同事說的那句“那個混蛋已經死了”竟是真的。

  半年前,我無意中在咖啡廳的櫥窗外看見他和宋飛在一起。

  我竟然連問都不問就收拾好自己衣物離開。

  他給我打電話,我不接,心里卻盼望著他馬上能找到我。

  可是,這一次,他再也沒辦法找到我了。

  再見到他時,他面色鐵青,嘴唇發紫。

  我戰戰兢兢地問:“你冷嗎?”

  他躺在那里,不肯睜眼看我。

  他一定是在生我的氣。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錯在哪里?

  “我不該胡亂猜忌,我應該相信你。好了,別生我的氣了,我們回家吧,表哥。”

  D

  “最近有按時吃藥嗎?”醫生問。

  “我……”沒有。

  “你是誰?”

  “莊羽。”

  “你表哥叫什么名字?”

  “我表哥……對不起,其實他是不是我的表哥,他是我的學長,也是……我的愛人。”

  “他叫什么名字?”醫生繼續問。

  “他叫……對不起,我忘了。”

  “再好好想想。”

  “我說了,我忘了,想不起來!你問他的名字做什么?他就算死也不會喜歡別人!”我大吼。

  醫生沉默了一會,說:“謝坤,你回去記得按時吃藥。”

  “我不是謝坤!我不是!”

  醫生耐著性子,說: “你不是,冷靜點,好嗎?”

  我沒辦法冷靜,為什么一定要逼我想起來?!

  的確,我才是謝坤,莊羽是我的情人。

  我自作聰明地在愚人節那天約莊羽見面,心想,即使被他拒絕還可以用愚人節的玩笑為借口,繼續做他的好學長。

  之后進展頗為順利,我以為這樣便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我怕他知道真相后,會笑我。我是他眼中無所不能的完美情人,怎么可以做出那種事情?

  于是,我對所謂的“前男友”絕口不提,卻不曾想到,他竟如此在意我和宋飛那段短暫的“曖昧關系”。

  半年前,莊羽突然離家出走,我出去找他。

  等我找到他時,已經太遲了……

  都是我的錯。

  是我的愚昧和自大,害死了自己最愛的人。

  •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最新評論
    最近熱門情感日志
    隨機推薦情感日志